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400-0678-539

不良资产处置
不良资产处置

随着银行坏账率持续攀升、信托及类信托产品风险集中爆发、场外金融违约高涨、公募债刚性兑付魔咒被打破……中国不良资产处置市场在沉寂了5年之后,再次迎来了发展的窗口期。 

“食物链”式的生存模式 

在国外,不良资产处置市场的参与者被比喻为“秃鹫”,“秃鹫”内部,有着动态的食物链划分,也就是说谁能吃到第一口肉,谁吃第二口、第三口。 
100310140766314065ad3127f0.jpg

在国内,1999年成立的中国长城、中国信达、中国华融和中国东方,业内称“四大AMC”,被赋予政策性“秃鹫”的职能,事从不良资产一级市场。“四大AMC”在完成处置政策性不良资产的历史使命后,开始转向商业化收购不良资产。 

根据财政部、银监会关于印发《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转让管理办法》的通知(下称“【2012】6号文”),包括银行、信托、财务公司、信用社等在批量处置不良资产时需转给持牌AMC,当时,只有“四大”。 

2013年,银监会发布《关于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开展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业务资质认可条件等有关问题的通知》,允许各省设立或授权一家地方AMC,参与本省范围内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和处置业务,地 方版AMC闪亮登场,事从区域性不良资产一级市场。 

目前已经下发四批地方AMC牌照。 

“四大+地方版”属于持牌AMC,接受银行等金融企业不良资产的批量转让,所谓的批量转让是指金融企业对一定规模的不良资产(10户/项以上)进行组包,定向转让给资产管理公司的行为。 

大包到手后,一级市场不可能每宗债权都自己处理,通常要拆包,大宗的债权自己留下处置,小宗债权打包向下转让,这就来到了不良资产二级市场,也就是非持牌的民间投资机构。 

尽管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之间有着界限的划分,但这个界限并非严格清晰,比如,二级市场有的时候也会把爪子直接伸向银行,越过一级市场,银行出一个包,比如是关于钢贸的,他知道业内谁在做,所以,会以邀约的形式对潜在的买家积极营销,没牌不要紧,可以找四大过下嘛。 

而银行出来的债权包通常非常分散,我买来的银行债权包,比如本金在10亿元以上,通常内含上百宗债权,单笔债权小到几十万,大到上亿元,买来以后,我们就要推动这些债权的处置,其中,可能有1/3最终和解了,有1/2乃至2/3也没有太好的和解方式,债务人也不想履行债务,只好再向下出售。 

于是,这就来到了三级市场,大家通常是2/8开或者3/7开,也就是2或3自己‘耕耘’,8或7分拆给下游的小投资人。 
300000209541127907707273731_950.jpg金字塔式的回报预期 

据薛先生介绍,这是个适应性的问题,“比如我们在广西南部地区有50宗债权,我们聊了一个关键人物,他在处理其中7~8宗债权上有优势,所以就包个小包给他。这个肉我累死也吃不到,但他可以。”他说。 

“确实,不良资产的难点在于处置,处置过程中的难点是区域性,买这个资产的人一定是这个区域的人。”方伟忠也同意这种观点。 

所以,三级市场的参与者是“区域关键人”。 

从大包到小包再到小小包过程,每一层的秃鹫们都吃到了肉。 

距离职业秃鹫有多远 

当然,上述这些均是关于银行不良资产处置的,银行不良资产处置相对来说比较简单粗暴,主要是“诉讼-清收”的模式,现阶段,银行转让的债权包主要以中小企业债权为主,债权整体来说比较分散,常见的平均一个在几百万元左右,有些小包几十万元都有,绝大部分债权没有重整的价值,只能执行诉讼清收策略了。

从上一次政策性剥离‘不良’以后,银行开始对担保抵押执行严格要求。所以,现在债权质量再差,也是普遍有抵押物的。对于多数抵押品比较漂亮的债权,资本识别性强,定价宽度比较窄,预期收益的空间就没那么大。我们更加看重的是非银机构的债权或者银行债权中能够重整的那部分,比如一个盘整空间的地产项目,或者一家有潜力的公司。我们通常会通过违约债权进入这家公司,通过债务重组成为小股东甚至控股股东,然后对公司进行运营改良和资产盘整,获得更高收益。 

违约重整事实上非常考验“秃鹫”们的专业能力,包括资源整合的能力、对现代公司的运营认知、各种人脉关系。进入这家公司后,他们需要得到其他股东的支持,找到问题的症结,再整合丰富的商业经验拿出公司的改良方案,并调配大量的外部资源来实施这个方案。如果涉及到国有企业,他们还需要处理与国有股东之间微妙的利益关系,精通政策与法律以及国有体系规则,对智商和情商都是极高的挑战。 

在全球,包括橡树资本、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以及孤星基金,都是“秃鹫”俱乐部中的典型模板,这些“秃鹫”是PE行业“另类中的另类”,专注困境中的特殊投资机会,并将困境中的标的企业或资产改良后获得高收益。 


新时代的公司重整决定了需要大规模的跨界合作。在一桩公司重整案中,法律问题仅仅是基础问题,我们需要一个紧密关系的辛迪加,而这些成员需要精通商业和公司,并在此前已经有了很多沟通和熟悉,此前市场里没人建这个圈子。 

这个市场已经起来了,过去那种封闭在小圈子里的模式已经玩不转如今膨胀起来的市场,我们可以汇聚不良资产处置的力量,尤其是在违约重整这块,把熟悉的人联合在一起,带更多人一起玩。

分享到 
返回列表

在线咨询

走进中融| 中融新闻| 中融讲堂| 诚聘英才|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中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6014077号-1  Powered by 济南网站建设

在线QQ咨询
400-0678-539
返回顶部